“PPP第一股”从民营资本公司转变为国有控股企业


来自:环保在线     发表于:2019-08-02 10:01:34     浏览:113次

在东方园林随后发布的公告中,公司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及唐凯拟转让5%股权给北京市朝阳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全资子公司——北京朝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此次不仅涉及简单的股权转让,而是通过受托表决权方式连同股权一同转让出去。朝汇鑫公司受让股权后,朝阳国资将持有东方园林10%股权。

这也意味着,东方园林实控人或将发生变更,企业性质将从民营资本公司转变为国有控股企业。


而从东方园林的股权结构来看,北京国资系也早已进场布局,如今只不过多了一位战略股东。


昔日“PPP第一股”折戟?

如今,东方园林再次引入国资股东能否让公司转危为安?不妨先看下,东方园林面临的债务雪球有多大。

于2009年底在深交所上市的东方园林,上市后业绩整体保持上涨态势。在过去10年里,东方园林净利润合计高达86.89亿。通过连续并购向生态环保转型,东方园林主营为水环境综合治理和工业危废处置等业务。


来自权威媒体日前报道消息称,东方园林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预计公司上半年亏损5.5亿—7.0亿元。而去年同期盈利6.6亿元。

另据公开资料,2018年5月至今,股价跌幅超过65.89%,东方园林市值从近519亿元跌至160亿元左右。2019年以来,东方园林陆续退出多个项目,处置下属公司资产,回收收益2.98亿元。


和大多数上市环保公司一样,东方园林环保业务主要依靠政府采购为核心的PPP项目。不同于其他项目,PPP模式的周期通常能达到10年之久,东方园林“盈利”大部分都体现在应收账款上。

据财报,截至2019年3月底,公司应收账款高达80.46亿,且大部分应收账款为地方政府欠款。也就是说,在自身资本金不充裕的情况下就贸然”挑起”杠杆,运作了上千亿的PPP项目。


进入2018年后,随着PPP回款困难,东方园林的流动性出现危机。自2018年陷入流动性危机后,东方园林大量PPP项目停工,东方园林的资金危局像多米诺骨牌持续发酵。特别是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增加,且报告期内处置资产产生了一定的投资损失。


引入国资有望再次猛攻

东方园林的危机源于在自身资本金不充裕的情况下贸然加杠杆运作上千亿的项目,埋下流动性风险和债务危机。随后东方园林开始一系列“断臂求生”的动作,并通过密集融资缓解资金压力。

2018年8月以来,东方园林相继和农银投资、华夏银行、深圳中民资本等机构通过股权转让、并购、融资等方式,获得70亿元。有分析人士认为,不排除何巧女及其一致行动人可能在未来进行更多比例的股份转让。


随后的两个月里,东方园林一直在寻求引入国资战略投资者。早在2018年11月,东方园林宣布拟引入北京市朝阳区国资中心旗下盈润汇民基金作为战略股东。两者均为朝阳区国资旗下公司,确系一致行动人。

也就几近在同一时期内,东方园林拟发行优先股募资不超40亿元。其中36亿元用于还债。而在2019年1月,东方园林再次拟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票面总额为不超过30亿元。


伴随此次国资的进场,东方园林的资金问题似乎迎来了转机。有机构分析师表示,国资入主也将为东方园林的发展带来新的转机。

具体表现为国资的战略入股有利于东方园林整合优势资源,让其专注于自己的优势,在不断变幻的市场环境中走得更稳。

并在水环境治理和固废处置等领域与产业各界展开更为深入的合作,带来充沛的低成本融资,对于投资属性较强的环保行业至关重要。


目前,公司资金链紧张问题已得到较大缓解,员工薪资已得到有效解决。而东方园林的挑战不仅局限于眼前困境,而是如何选择企业前行方向。

但可以肯定的是,对于尚处在乍暖还寒时的东方园林而言,再次释放出积极信号:正以龙头的姿态带领整个行业走出泥潭。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新NewPPP平台所有,新NEWPPP平台小编欢迎大家分享本文,您的收藏是对我们的信任,newPPP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