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更像一场深邃的夜晚,唯香烟与灯光相伴


来自:毛泽遗峰     发表于:2017-06-15 22:38:27     浏览:245次

我是一个PPP从业者,短短五年的从业中,我经历了工程全产业工作(市场开发—招投标—生产—技术—物资—经营—合约—投融资,也包括现在的“准顶层设计”),虽然工程领域不属于知识密集型,门槛也不是很高,但每个环节也牵扯着生活的种种,简单的说它是一种生态。

我一开始也是把PPP(当时我们不叫PPP,更习惯叫具体的BT(现在禁止了)、BOT之类的,最骄傲的是能做EPC总承包这样的事业,真的很爽),并把它当做一种模式,更倾向一种投融资模式(当时主要是施工方的意识吧),后来我发现不是这样的,PPP的“野心”绝非投融资那么简单,它的影响直接打通工程全产业链(前期规划—资金来源—招采—发包模式—项目管理形式—运用模式—支付方式. .),也调动了全产业链的所有相关部门和机构(政府方全链条(除了保安、后勤这样的机构)、投融资平台、施工方、金融机构、设计院,第三方咨询机构等等),是啊,有人调侃说:2016年两件大事是全民参与的,一是营改增、二是PPP,可见它的威力。

是啊,你说的是这么回事,很少很难得见到这样的情况,甚至很多人误认为咨询原来这么简单,但我不得不纠正你的观点,它存在是要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

信息不对称,上级一年下50多份文件,都蒙了,主要地方政府很难一时消化,但反腐环境复杂,又不敢轻易乱搞,还得搞建设,还有其他事要做,也腾不出身专门搞这个(其实是懒政的表现),怎么办?有一帮人帮你解读,帮你消化,做了一笔政府内部信息不对称的生意(这也是市场上政府采购PPP咨询服务的主要因素)。

前面说了PPP涉及工程全产业链,一个部门怎么能顾忌每个方面,没事,有一帮人他们融合和各路人才,智囊团,这也是很关键的一点。

还有、、、

说跑题了,都说“在商不言商”,这块不多说了,只说一句:

PPP咨询不算是什么创新业务,只能说这是咨询行业在特殊环境下突然冒出的一个另类,如果没有上级这么高强度规范力度,没有反腐环境的支持,没有债务这么敏感的话题,没有必须把它做好的决心,或许它还是工程领域的一个模式。

突然我想起一件有趣的事,那天一位领导问我,“PPP的好处你说了这么多,能否说一下它可能带来的坏处或者说是引发的问题?”,当时我楞了一下,第一反应:我是做PPP咨询的,我要是说我们推行的PPP不好,他还会推PPP么?后来我又一想,不对,江湖武林中有一句经典:“只知其利,不知其害,必害其身”,我瞬间清醒了,用简单粗暴的语言说了几点:

1、央企上市企业做大做强,地方企业、小企业、民企生存堪忧(就业?);

2、平台公司,空壳的倒闭,有实力的还可以转型(政企分家?);

3、财政好的省市遍地开花,大项目、新形象、好政绩;经济差的省市有心无力,有需求上不了,社会方也不光顾,不负责的说:越富越富,越穷越搞不了建设(因为事权是一样的,但财力不一样,有人说上海不搞PPP也可以啊,是啊,人家的建设水平什么多高了,不搞也不影响)(地区贫富差距?)

4、建筑市场原本成本越来越真实,现在又被抬上来了,原因是金融界要有利润,分羹(工程进度、质量、落地风险?)。

5、说道金融界,大的金融界还行,产品年限成本、风险、政策都有优势,而城商行和农商行以及中小保险公司等被体出局了(金融环境?)。

6、个别不明事理的地方存在发改和财政之分、PPP中心与各部门之分(政治和谐)

7、还有、、

    “好了,你别说了,你说吧,我们要做真正的PPP,说吧,我们该怎么规范?” 这位领导打断我的回答,其实他明白,我这些问题肯定是存在的,顶层设计也会考虑到,现在还在推,说明什么?国家真的要干PPP,并且后续的工作还会很多,任重道远!(也可能他是这么想的:果真如此,在政策下来前的窗口期,赶快整,要不严格下来了,操作空间会更小!这我就不得而知了)

不对,我可能又跑题了,关键是别真当真把我批一顿,但似乎我多虑了,原因有二:一是我人微言轻,不成气候;二是:合格的咨询师必须要有这种双向价值,才能更好的提供服务,基本素质啊!好了,话不多说,没烟了,也写不下去了,最后摘一段真专家的话给大家咀嚼咀嚼:

经济观察报,87号文本身其实是对PPP的一种直接利好,然而不少主体却无法分辨,也体现了PPP相当复杂,地方政府、金融机构乃至企业等各类主体其实有多大比例能够真正掌握?其次,细微处耐人寻味的是,也有人为此真心担心,是否从2014年43号文发端的这轮PPP大运动,也会有戛然而止的一天?

其次便是要搞明白PPP是不是为了融资?薛涛认为,本轮PPP发起时,未足够重视(或者是未来得及)对公共服务本身进行充分的顶层思考和设计,也未对特许经营10年的成果进行充分的分析和总结。以43号文为发端,将PPP的目标不光定位在对传统“公建公营”体系的一种“革命”,更是变成了在国际上罕见的对地方负债的一种辅助管理手段。那么,我们就应该对此做好心理准备,就是我们的PPP,在落地中很多时候与其根本目的(提升公共服务供给效率)的目标发生背离,融资落地成为地方政府最首要的目标,工程利润成为某些社会资本最看重的目标,安全放贷成为金融机构最要命的目标。

在张经理看来,只有把期限拆短,PPP资产才能盘活。但是PPP的综合成本普遍在6%以下,做ABS,本身息差比较薄,优良资产的持有方,动力不足。除ABS外,如果有其他方式,可以把PPP资产盘活,PPP才能真正爆发。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新NewPPP平台所有,新NEWPPP平台小编欢迎大家分享本文,您的收藏是对我们的信任,newPPP谢谢大家支持!

上一篇:特色小镇PPP:高地还是深坑?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