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水“PPP+私募”模式广州区级基金疾进


来自:上海银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发表于:2016-06-14 00:48:06     浏览:410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2015年底,广州市安排了11亿元资金用于支持各区设立基金管理机构。目前广州已有3个区设立了区级政府投资基金——增城区的广州南粤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南粤基金”)、番禺区的广州番禺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番禺基金”)、花都区的广州花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花都基金”)。按计划,广州市的11个区都将设立各自的区级政府投资基金。

  “2015年12月21日,广州区级政府投资基金举行了签约授牌仪式,标志着区级政府投资基金建设在广州各区全面铺开。接下来,各区的政府投资基金将成熟一个落地一个。”一位参与区级产业基金相关工作的人士告诉记者。

  广州南粤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南粤基金”)总经理曾金贤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南粤基金已开始发挥降低政府债务的功能,当地区级政府融资成本已由9.2%降为5.9%,下降了3.3个点。

3只区级基金起航

  据记者了解,2015年1月挂牌的南粤基金,是首个广州区级政府投资基金管理机构。

  根据广州市金融局的定义,区级政府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是指投资活动体现政府意志的股权投资管理企业,负责本区引导基金、产业直投资金和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基金等政府投资基金的管理运作。

  南粤基金副总经理谯菲菲告诉记者,目前南粤基金的资本金为2.6亿元,由广州基金的子公司广州汇垠天粤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增城区政府各出资50%设立。

  “由于广州基金是广州市政府出资的,就相当于南粤基金是由市区两级政府各出资50%的比例设立。” 谯菲菲说。

  据悉,南粤基金主要开展城市基础设施发展基金、产业投资基金、私募基金以及类金融板块四大业务。

  政府投资基金的一大功能是降低政府债务和融资成本。公开资料显示,在南粤基金运作一年后,南粤基金负责增城区政府投资基金的管理运作,利用其设立的5只城市发展基金,有效解决了水利综合整治工程、安置房项目等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融资难题,减少增城区政府性债务40多亿元。

  “以前增城区政府的融资资金成本是9.2%,南粤基金参与后,资金成本降为5.9%。下降了3.3个点,为政府省了不少钱。”曾金贤告诉记者,这是由于以往政府项目融资时没有抵押,所以资金成本较高,而南粤基金成立后,组织银行等资金以股权投资形式参与到政府的项目中,成为项目股东,融资由以往城投方式的政府借债变成一个股权投资基金模式,资金成本因此降低了不少。

  “就是我们把债权变成股权,债主变成业主,大家风险分摊。”曾金贤进一步解释。

  南粤基金资料显示,南粤基金以广州南粤城市发展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为业务平台,采取股权融资(明股实债)模式、联合投资(融资+建设)模式、PPP产业投资基金模式,先后与多家银行合作,成功组建了7只子基金,支持了安置房、水利综合整治工程、市政道路等项目建设,在保障重点项目资金需求、降低负债规模和资金成本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而南粤基金的发展并不局限于增城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南粤基金已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和湖南、湖北、云南、广西、江西等省重要城市进行了战略布局。

  2016年3月8日,番禺基金举行揭牌仪式。

  谯菲菲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番禺区考虑到南粤基金在增城区已经有了现成的模式、案例、管理团队,希望引进南粤基金的管理团队优秀经验,于是双方合作,成立了番禺基金,由番禺区政府和南粤基金双方各出资1亿元成立。”

  “番禺基金不是南粤基金的子公司,大家是平级的,相当于我们参与建设另外一个区的投资基金。”谯菲菲说。

  而曾金贤进一步表示,不排除未来南粤基金继续参与投资其它广州区级基金。

  3月31日,广州花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花都基金”)在花都区进行工商注册登记,取得营业执照。

  公开报道显示,花都基金是由市政府通过广州金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花都区政府通过广州市花都区公有资产投资控股总公司各出资1亿元,合计2亿元组建成立的。

  花都区常务副区长叶志良表示,花都区对花都基金的管理方式是实行投资顾问联席会议制度,负责对花都基金重大人事安排、重大管理决策、重大投资项目的审查与决策,领导花都基金投资委员会相关产业方向的决策和决议。

  据悉,除上述3区外,广州其它的8个区未来也都将设立各自的区级政府投资基金。市政府通过广州金控股集团注资1个亿,区政府出资1个亿,再加上其他社会资本,共同设立区级政府投资基金。

  
“PPP+私募”模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广州市财政局的规定显示,投资于区级政府投资基金的市级资金基本收益计算标准是:确保市级资金股权形成的税后收益达到一年期国债收益水平。

  曾金贤以南粤基金为例做说明,“南粤基金成立的初衷是配合政府完成相关的项目建设,如基础设施建设、城市升级改造等。”

  曾金贤说,在解决政府融资的问题时,南粤基金收取一定的服务费,“很少,只有千分之几,我们靠量。”

  虽然为政府融资获得的服务费有限,不过,曾金贤告诉记者,南粤基金在探索“PPP+私募”模型。“我们会通过其他的模式获取经济效益,除了政府PPP业务之外,南粤基金另外还有一块市场化业务,比如说资本市场。就是以PPP模式来扩大我们的规模,提高我们自身的实力,以资本市场市场化的业务来提高我们的效益。而在资本市场上,我们现在开展PE投资、风投、IPO等业务。”

  “"PPP+私募"由两个团队分别运作,我们先强调社会效益,在强调社会效益的同时,获取一定的经济效益。”曾金贤说。

  不过,曾金贤介绍,“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是纯粹的PPP模式,我们叫类PPP模式,比如在项目做成后不是我们营运,项目资金来源上主要是银行资金等。类PPP模式是介于以前旧模式和PPP模式之间的一种过渡模式。我们今年在探索一种完全的PPP模式。”

  对政府基础设施项目,曾金贤坦言,目前资金来源主要是银行,“我们会考虑资金来源多样化问题,我们最近有一个项目就可能会引进民间资本。”

  广州股权投资行业协会秘书长刘秋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广州走基金引导投资的方向是对的,因为产业基金集中的地方,当地的产业将得到更好的发展。而广州实业发达,但金融相对落后于北上深,而金融最终要跟实业结合,广州有这个优势和潜力。”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新newPPP平台所有,NewPPP小编欢迎分享本文,您的收藏是对我们的信任,newppp谢谢大家支持!

上一篇:【特刊】房企借道PPP抢食轨道交通"蛋糕"谁能迎来春天?
下一篇: